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医养生 > 正文

文人咏栀--栀子的传说

根据清官医案记载,光绪曾以“山栀子一两,用烧酒、白面和匀,做饼贴上”,治伤痛,尤其四肢挫伤疼痛,效果更佳。

孤姿妍净雪色妆,无风忽鼻度浓香。

禅客本是天竺种,早卜诗人搅尽肠。

新月风牵白玉影,素花封枝裹叶霜。

剪扎奇特古老韵,任教春去亦无妨。

清热泻火凉血用,皮仁生炒众多方。

医者切记禁忌证,阳虚脾胃与便溏。

  【文人咏栀】

  我们祖先利用栀子的外在及内在形、性进行精神的和药物的养生保健,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用途极为广泛。唐代以栀子花作为和平使者东渡日本,17世纪传人欧洲,而后蜚声国际。栀子可洁净空气,美化环境,使人心旷神怡。

  栀子花熏茶,提取香料,做羹果,入油炸食,果肉酿酒,果皮做黄色燃料。

  盆栽经过剪扎可得到奇、特、古、老的神韵,工矿还用栽培栀子净化空气。栀子木质坚细可雕刻。

  《史记》记载:“千放栀子苗其入与千户侯等。”说明千户侯的收入。到了晋代《晋令》记载:“诸官有序,栀子守护者置令一人。”说明其身价高贵。

  南朝诗人谢脁《咏墙北栀子》云:

  有美当阶树,霜露未能移。

  黄金发朱采,映目以离离。

  南梁简文帝《咏栀子花》云:

  素花偏可喜,的的半临池。

  疑为霜裹叶,复类雪封枝。

  唐代杜甫诗云:

  栀子比众木,人间诚未多。

  于身色有用,与道气相和。

  红取风霜实,青看雨露柯。

  无情移得汝,贵在映红波。

  唐代刘禹锡诗云:

  蜀国花已尽,越桃今又开。

  宋代朱淑贞诗云:

  玉质自然无暑意,更宜移就丹中看。

  宋代杨万里《栀子花》诗云:

  孤姿妍外静,幽馥暑中寒。

  有朵篸璨瓶,无风总鼻端。

  明代沈周诗:

  薰风吹结子,白玉御新花。

  明代文坛茶陵首领李东阳对栀子诗云:

  抽黄媲白总称才,谁谴山栀入画来。

  明代陈淳诗云:

  竹篱新结度浓香,香处盈盈雪色妆。

  知是异方天竺种,能来诗社搅断肠。

  明代沈石田诗云:

  雪魂水花凉气清,曲阑深处艳精神。

  一钩新月风牵影,暗送娇香入画庭。

  吴文英对栀子填《清平乐》云:

  柔柯剪翠,

  蝴蝶双飞起,

  谁堕玉钿花茎里?

  香带熏风临水,

  露江滴下秋枝。

  金泥不染禅衣,

  结得同心成了。

  任教春去多时。

  陈长明有《迎仙客》词云:

  栀子房,

  老经霜,

  曾染汉宫衣袂服黄。

  游园的,

  道花香;

  行医的,

  称芽良。

  治黄疸青伤,

  久著在方书上。栀子的传说

  【古医用栀】

  《得配本草》总结出“上焦、中焦连壳,下焦去壳,泻火生用,止血炒黑,内热用仁,表热用皮”的使用原则。还有“淋症童便炒,退虚热盐水炒,劫心胃火痛姜汁炒”等用法。古人的一些经验濒临失传。如历史上张仲景所用栀子方子中均为生品,功在清热泻火;朱丹溪治胃脘灼痛,用炒焦山栀子七至九枚水煎服,另加生姜汁;李中梓认为,皮走肌肤之热,仁去心胸之热等。但今已不细明,一概用“炒栀子”或“栀子”了事。

  民间还有外用如“吊筋药”。用生栀子研末,与面粉、白酒和匀调敷,治跌打损伤,功在活络舒筋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