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疾病大全 > 中医内科 > 正文

中医疗法:肾盂肾炎

中医外科将细菌感染的疾病分为阴证、阳证,半阴半阳证,阳证者用清热解毒细菌可以消失,阴证者用补阳益气可以使细菌消失。
中医疗法:肾盂肾炎
1.胶于炎症,不审辨证,病在少阳,反清热毒,其病不解
独××,女,29岁。
高热不退,恶心欲吐,心烦不安5天。医诊肾盂肾炎。先以西药治疗2天不效,后又配合中药清热解毒剂3天亦无明显效果。审其证见寒热往来,体温39.8℃,头晕乏力,恶心欲吐,纳呆食减,舌苔白,脉弦数。综合脉证,思之证系少阳,反见数脉,为少阳夹有郁热也。治宜和解少阳;佐以泄火。处方:柴胡24克,半夏10克,黄芩10克,党参10克,甘草10克,生姜3片,大枣5个,连翘15克《中医宝库》。服药1剂,寒热,呕吐均大减,体温降至37.8℃,继服l剂,诸证俱失,尿常规(一),又服3剂,果愈。
中医疗法:肾盂肾炎
2.胶于炎症,固于膀胱,不审气机,肝脾不调,反用寒凉
黎××,女,40岁。
泌尿系感染3个多月。医先用西药治疗1个多月不效,后用西药配合中药利水通淋、清热解毒亦效果不著。细审其证,除尿频尿热尿痛外,并见脘腹胀满,小腹坠痛,里急后重,欲便不能,欲罢不止,心烦不安,头晕乏力,纳呆食减,脉弦紧稍滑。因思脉弦者,肝胆三焦也;紧者,寒也,结也;滑者,积热也。合之于症论之,乃三焦郁热,肝脾不和也。治宜调肝脾,理三焦,散郁热。处方:厚朴10克,草果10克,槟榔10克,黄芩10克,知母10克,菖蒲10克,甘草6克,柴胡10克,紫苏6克,白芷10克《中医宝库》。服药4剂,诸证俱减;继服3剂,小腹坠胀,尿频尿痛消失,尿常规、尿培养均恢复正常;又服15剂,诸证消失,愈。
3.湿热久蕴,损及肾阳,命火不足,反与泻火,损正益邪,久病不愈
赵××,女,35岁。
肾盂肾炎、肾盂积水7~8年。医始用西药治疗有所好转,继而无效,再配用清利湿热、清热解毒之剂,亦是始效,而后又不效。特别是近一年来,尿急尿频尿痛经常反复发作,近4个月来,尿急尿频尿痛特别严重,虽反复应用中、西药物亦不见减,且近3个月来,日渐感到腰困腰痛,疲乏无力,不得已,再求中医治之。审其除上症外,并见舌苔薄白,脉沉细弦涩。思之:脉沉细者,里虚也;弦涩并见者,阳虚寒盛也。合之于症,统而论之,此乃肾阳不足为本,湿热为标耳。拟用培补肾气以培本,利湿清热以治标。处方:熟地24克,山药10克,肉苁蓉12克,土茯苓15克,泽泻10克,丹皮10克,附子10克,肉桂10克,车前子10克(布包),怀牛膝10克,五味子10克《中医宝库》。服药4剂,尿频尿痛,腰困腰痛大减,继服上药40剂,诸证消失,乃以金匮肾气丸,每次l丸,每日2次,服药3个月,果愈。
某医云:肾盂肾炎、肾盂积水经过抗菌治疗久久不解,有时此种细菌虽已消失,而彼种细菌却突然出现,如此缠绵岁月者何也?今不用抗菌药物却见细菌很快消失,且肾盂积水亦获痊愈,其原因何在?答曰:中医外科将细菌感染的疾病分为阴证、阳证,半阴半阳证,阳证者用清热解毒细菌可以消失,阴证者用补阳益气可以使细菌消失。内科疾病与外科疾病相同,所以采用补肾益阳法可以使本病获得痊愈。
4.肝郁气滞,郁而化火,不解其郁,但泻其火,郁者更郁,火者更火
章××,女,30岁。
尿急尿频尿痛时轻时重,时发时止1年多。医诊肾盂肾炎。前医始予西药治疗半年多,效果一直不够理想,加用中药清热解毒、利水通淋后仍然效果不够显著。细审其证,除尿急尿频尿痛之外,并见小腹坠胀,大便不爽,舌苔白,脉沉。综合脉证,思之:脉沉者,气郁也,合之于症,乃气郁化火之气淋证也。因拟理气通淋。处方:木香10克,香附10克,乌药10克,苏叶6克,槟榔10克,黄芩9克。服药2剂,腹部坠胀,尿频尿痛大减;继服30剂,诸证消失,尿培养、尿常规均恢复正常,后果愈。
 

相关文章